花泽翔太

◆一场蓄谋已久的胡思乱想◆

【赤黛】在交往纪念日冷战真的好么

赤黛日快乐!一发没啥营养的吐槽风小甜饼,纯属是不想画画又不想啃p站文于是快饿死的自嗨产物。并且由于本文是以几个灵光一闪的片段扩写拼接的,所以可能会有情节、逻辑断层的情况请注意_(:з」∠)_
ps:我恨撸否的排版

◎黛仙贝和玲央姐视角注意,所以会带有人物主观的ooc(当然客观上更有)

◎本文分为两截(。)回忆杀是高二赤和大一黛的双方心知肚明双向单箭头;现实是大四回京都实习期间赤和社会人黛同居的冷战中无意识秀默(en)契(ai)和互宠

◎多年后赤司仍然比黛仙贝矮设定……虽然并没有体现出来(诸君我喜欢矮攻!!!)

以下正文:

4月5日。

洛山高校的篮球部部长兼一军队长赤司征十郎出于不为人知的原因,脑子秀逗地在这天晚上约出了一军的现任成员(注1)和某个不情不愿且早已隐退的前辈。

黛考上的是京都大学。作为以高偏差值闻名全国的京都地区强校的一员(注2),正如能和传说中奇迹世代队长一个篮球部一样,黛从来没有什么为此自豪骄傲的实感(注3)。比起传统jump系男主的超越极限,他更像是一个随处可见的轻小说男主——到了极限,便停下了。再说,京大也离家近,京都街道自己更是熟悉的不行,何必考虑什么远在关东的东京大学放弃这美滋滋的现状?

……然而美滋滋的黛千寻同学显然漏算了本家在京都的某名家少爷对京都的熟悉程度(他拒绝去想赤司对自己的熟悉程度),以至于在校门口被逮个正着,并且强行拖去寿司料理店的包厢里叙♂旧。

*

传统的和室房间里,三味线的调子不紧不慢的淌过。比起气氛活泼的无冠三人,这边两位就各怀心思了。黛撇向赤司,明摆着催他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而对面的始作俑者总是能够捉住到黛不时飘来的视线,并回以一个完美的微笑,搞得他一阵阵恶寒。

……拜托你了小少爷快点说句话好吗!!

好像是感应到了他的呐喊,赤司终于不紧不慢地开口了:

“黛前辈,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

“噗!!!”“玲央姐你好脏哦都喷我身上了!!”“嗝?”

虽然有一瞬的惊讶,但一贯面瘫的黛依然很好的管理了自己的面部肌肉:“我拒绝。”开玩笑,要是答应了晴耕雨读的日常就真的回不去了!!

“为什么?”没有如之前天台强行卖安利一样回复“嚯?我越来越中意你了。”之类的霸道总裁经典名言,这次的赤司有了其他攻略方式。无视乱成一团的无冠们,处变不惊的队长大人显然预料到了自家影(黛:谁是你家影啊我已经毕业了!)的反应,依旧从容地抛出理所当然的疑问。

“哈……你以为在大庭广众下告白就一定能成功吗。”虽然只有三个怪物。

“并没有。但我知道黛前辈也喜欢我。况且,我只是觉得,现在不说出来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切!”这家伙,这句话才是重点吧!?故意说什么我喜欢他,让我在无冠面前进退两难……!然而事实如此,赤司就是仗着这一点步步紧逼毫不退让。黛看着那双赤红猫眼中燃烧的冰冷瞳仁,第一次感到了赤司征十郎这个人的可怕。

一向耻于在大众面前被揭穿内心的黛此刻脑内弹幕接近爆发,就连表情都有接近崩坏的趋势。然而无论他如何把对面那个微笑的红发后辈来来回回吐槽个遍,最终也只能从牙缝中挤出几个音节:“……好。”

于是两人就这么顺理成章地开始交往了,顺便在实渕的怂恿下把这天定为了他们的交往纪念日。

*

……所以这两人是在冷战吗?

前五个纪念日都十分顺利的度过了,今年却被赤司告知他们俩正处于冷战中。实渕玲央本着曾经的队友情自告奋勇地带着另外两个吃瓜群众哦不队友奔到二人租下的公寓准备调解一番,然而在餐厅和客厅之间来来回回看了几遍也没瞧出什么更多的信息:赤发的后辈笑着拉开椅子请他们落座餐桌旁,银发的前辈摊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敲击键盘头也不抬。

看起来好像是在冷战不错,但完全没感觉到什么凝固的气氛啊刻意的回避啊之类的常规桥段,这让跃跃欲试从中调解的知心大姐姐实渕先生有如一拳打到了棉花上,十分挫败。毕竟黛既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也不怕赤司,自然没有必要回避。再说了,这公寓的租金自己(在强烈要求下)出了一半,根本不亏欠赤司什么,当然是怎么舒服怎么来了。至于某位游刃有余的名家少爷,哦不,实渕光是脑补一下赤司在自己家里躲躲闪闪的情景就觉得天要塌了。

但是既然都来聚一聚了,还是顺着主人(之一)的好意先坐下来吧。实渕在心里叹了口气,也没有不知趣的去叫黛落座,便拉着叶山根武谷与赤司闲聊起来。

*

估摸着到了时间,赤司从对话中抬起头来:“黛前辈。”锅里的汤豆腐可以盛出来了。

“不去。”汤豆腐又不是我喜欢吃,况且我还在生气好吗。

“我找了代购。”

“还有签绘。”

“也安排好了。”

“你明知道会这样。”

“但我不打算道歉。”

一旁的三个人听得一头雾水,你们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呵。”过了这么多年被笑面独裁者压迫的日子,黛千寻终于有机会把这个字原封不动的甩到当事人的脸上,以表示他的不屑和鄙视。

你小子还真是诚意满满早有预谋啊?

那是当然。赤司回以微笑。不然今天纪念日你会乖乖呆在家里吗。

没有焦距的灰瞳与犀利的赤瞳两两对视,进行着一场无声的交锋。等等,他黛千寻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么个小肚鸡肠斤斤计较的人设了?转念却又想到,自己其实从没变过吧。在仅爱自己的内心世界里,匆匆过客走过便是,没必要多言更没必要挽留。然而赤司征十郎显然不属于那一类人,他的不速之访注定会成为他生命中的一抹艳红,在冷清的银灰色空间里霸道的彰显着存在感。他的淡然、他的随性,一切的一切都无所遁形。正如赤司无法完全掌控黛千寻并为此得到作为奖励的一次次惊喜一样,黛也不得不被他感染,共赴所谓轻小说般的超展开未来。

——毕竟像他这样得过且过的人,最容易被所认同的王者逼着前进啊。

赤司听着那边黛窸窸窣窣的小动作,知道他已经快绷不住了,嘴角一弯,连语调都带上了几分愉悦:“黛前辈,别犹豫了,过来与我们一同用餐吧。”

被突然一语点破,黛的脸色十分尴尬,但又想到再硬撑下去也没什么好处(他发誓说的只是晚饭而已),便也只是哼了一声就大大方方地晃到厨房端出汤豆腐搁在餐桌上,走到赤司对面拉开空椅子坐下来,末了还报复似的吃掉了三分之二的豆腐。

“本来还想顺路去珠宝店取戒指的,这下就算你求我我也懒得去了。”

“诶?”

难得看到游刃有余的小少爷发出了可爱的惊呼,计划通的黛心里想着果然纪念日定制戒指当做惊喜还是值得的,嘴上倒是不忘趁机揶揄:“怎么,小少爷不喜欢男朋友送的礼物?”

赤司毕竟是赤司,很快便回过神来,神情也愈发温柔:“不,我很喜欢。谢谢你,黛前辈。”

……所以这两人真的是在冷战吗?

知心大姐姐实渕先生望着两位暗中交锋还能擦出爱之火花并且自己还一句话都插不上的前后辈不禁悲从中来,然而小太郎和永吉依然不顾形象地大吃特吃,这让身为唯一一个正常人(自诩)的他实在是憋屈到不行。

他再也不想在4月5号这天来找虐了。

实渕愤愤地插着筷子上可怜的刺身,也不知是把它当成了谁,心里盘算着吃完饭就拉俩不读空气的同辈赶快滚蛋。

*

“……最后问一句,赤司你们到底是为什么冷战哇?”被实渕找了个理由在吃饭后就准备离开,然而扒着门框的叶山还是不死心地问出来了。

“小太郎……!”啊啊啊为什么还要找虐!

“啊,因为今天黛前辈身体有点不适,没去成京都展。”

砰!

“……赤司,实渕他们怎么了?”

“没什么,估计是不想打扰我们独处吧。”

FIN.

注:
1.日本高中4月1日开学,加上社团招新、一军选拔等等内容,截至本文的4月5号一军还没有新人君加入。
2.众所周知洛山高校的原型就是京都洛南高校。洛南高校不仅是篮球强校也是升学强校,其中考上京大的超多(你懂的)。
3.黛的个人抓马里曾提到:同一个篮球部的同伴什么的(指赤司),说实话一次都没有这样想过。

☆一些文中的隐藏槽点
1.多年前赤司在4月5号告白显然不是黛认为的脑子秀逗而是早有预谋(你懂的)
2.知心大姐姐实渕先生
3.赤司回复叶山:黛仙贝身体不适没去成展子所以和他冷战。可这逻辑上是说不通的,所以很明显是赤司造成了他的身体不♂适才让他愤怒(并且还没拿成戒指)。而玲央姐显然是明白了这点所以才拉着作死的叶山摔门而去x
4.如果还有其他槽点,一定是作者太蠢没发现。

◎表达有限,其实真相是这个样子的:
黛订了戒指,准备4月5号这天去取,给赤司一个惊喜。京都展只是个甩开赤司的幌子。
然而赤司知道黛要去京都展以后,为了4月5号这天能和他在家一起度过,故意前一天晚上做过头了使得黛当天没法出门,并贴心的看了他的清单给他找了代购讨了签绘。
黛想想觉得自己计较过头了毕竟赤司这么惨还和展会争宠(不),于是就把真实目的告诉赤司顺便还秀了一把男友力。最终两人和好,可喜可贺可喜可贺x(玲央:一点都不可喜可贺!!!)